您现在的位置:如东县大豫镇兵房初级中学 >> 教育科研>> 读书交流>> 正文内容

用爱静待春色满园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08日 点击数: 字体:

用爱静待春色满园

如东县大豫镇兵房初级中学   彭清

小时候,特别艳羡教师这个职业。曾记得,床底的铁盒里被我小心翼翼地藏进了几只白粉笔,堂屋的玻璃门上被我写满了不规则的汉字和图形。搬一张小矮凳,那是儿时我的“三尺讲台”;抱来一堆毛绒娃娃,那是我忠实可爱的学生;拿来母亲的量衣尺板,“啪”,尺子往小矮凳上一拍,开课啦!每每想起,嘴角都会不经意地上扬起来,那真是一段充满童趣,快乐无邪的时光啊!现在想来,应该也是在那时,心中埋下了“长大要做一名教师”的种子!

小学时,记得老师问:“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我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教师。”“梦想”是一个美丽的词藻,美丽得深深扎根在我的心间,鞭策我不断追寻它的光芒。

2007年,揣着儿时的梦想,我终于站在了那一方希冀已久的三尺讲台上。仍记得,第一堂语文课,第一次自我介绍,班里的那个叫天翼的男孩直接给我来了个下马威:“老师,你什么都会吗?”我怔了一下,旋即微笑着对他说:“从今天起,我们可以共同学习,共同进步!”话音落毕,我在孩子们的好奇质疑的眼光中看到了肯定与接受。我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: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,我一定要如呵护花朵般地关爱我的每一个学生,让他们成为太阳底下最鲜艳的的花朵。

韩意,那个心中有着太多故事的女孩,不爱说话,愁眉深锁,总让人觉得难以亲近。那时,时兴写随笔,我会饶有兴趣的和孩子们用笔互动。渐渐地,小意在本子上会写很多文字,与我分享她的心情。久而久之,我发现她的脸上有笑容了,也会和同学们谈笑。无独有偶,她的习作水平见长,作文一次次被我当作范文朗读。也是在那时,我发现她竟像换了个人,不再受家庭变故的影响,变得开朗了许多。在她毕业的好多年后,当我在邮件中读到她发来的节日邮件,并再一次提及那时我对她的帮助时,我不禁想到了苏霍姆林斯基说过的一段话:要像对待荷叶上的露珠一样小心翼翼地保护学生幼小的心灵,晶莹透亮的露珠是美丽可爱的,但却十分脆弱,一不小心,就会滚落破碎,不复存在,学生的心灵,如同脆弱的露珠,需要老师的倍加呵护。

蒋於涵,那个大大咧咧,汉子般的女孩。成绩平平,性格爽朗。平时,我总免不了叮嘱她细心点,别总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。也偶尔会开玩笑:疯丫头,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!兴许就是我的这般随意,让她变得与我特别亲近。毕业了,会电话联系,到我家找我,咧嘴一笑:“没事,就是看看你!”最是清楚地记得她笑着说:“能够到老师两个家里的(那时我已成家,总是婆家娘家两边待)怕是只有我了吧!”我也笑,应了一声,加一句:“傻丫头!”那时,我笃定地认为,她一定是那个最可爱的天使,为我带来欢乐的天使。

樊徐畅,那个能力出众,才艺双全,上进心极强的女孩子。我觉着自己对她总是有股“偏爱”,我固执地认为是她的个人魅力吸引着我。因为偏爱,我对她似乎又寄存着更多的期望,所以,我对她总是区别对待,要求严格。她是个有忍性有韧劲的女孩子,学习自律,总能高效完成我对她的要求。我很是欣赏她,临近毕业,颇是不舍。伶俐的小丫头竟是如此暖心,亲制了饼干赠与我,赠与每位老师。现在想来,这么懂事感恩的孩子,后来发生的事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吧!去年教师节,上了高中的她回校看老师,因为我在支教学校,没与她打着正面。我清楚地记得,那天下大雨,她早早与我联系好,晚上一定过来见我一面。我们打着伞,在雨中,她感谢我在初中对她的严格要求,我愿她前程似锦。雨很大,心很暖。

还有,还有……在电脑上码着文字,心里满满都是曾经的温馨回忆,眼前都是那一张张青春的笑靥。是啊,没有一朵花是不美丽的,没有一个孩子是不可爱的。每一个学生都是我的最爱。我爱我的学生,学生也爱我。爱让每一个孩子都沐浴在阳光下,让每一个孩子都如鲜花般美丽。

习近平主席说: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我愿用爱浇灌这些祖国的花朵,静待春色满园!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